聚焦3•15| 化妆品售假江湖“李鬼”易容术升级:层级代理难寻货源、莱珀妮空瓶最高卖500

网友投稿 ( 2021-07-12 22:22:51 )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化妆品代理真假-免费代理化妆品可靠吗(图1)

“代购伙伴在哪里? " "至于在这里如何操作,我不能告诉你这么多......”3月15日前夕,《华夏时报》记者深入国际大牌化妆品售假市场,以客户或咨询代理的身份联系了不少做海外品牌化妆品代购业务的经销商,发现仅凭口头咨询,产品真假难辨,货源难究。

对于最具购买力的女性消费群体来说,包括彩妆、护肤品在内的化妆品逐渐成为日常生活中的刚性需求,与其他快消品不同的是,化妆品市场有其自身的特点,高端品牌假货销售不断吸引不法分子进入市场,消费者在造假手段升级下真假难辨,假冒伪劣产品“野火烧不尽”,虚假宣传、非法添加等问题依然存在。

特别是随着电商平台的兴起和升温,媒体平台流量的几何增长和承载,化妆品市场鱼龙混杂的局面进一步加剧,同时,由于监管体系需要完善,假冒售假形式多样,市场监管难度大,消费者索赔难,在记者的暗访中,即使以诚心加盟代理商的名义,也更难了解上游供应商。

层级代理,“售假不问出处”

"比如客户卖MAC口红,你把客户的收货地址发给我,我发货,你只需要给我88元的代理价,你自己定价格,一般从130到150元,那么至少有50的差价是你的;天气丹的代理价是1030元,代购代销一般是1280元,你一个赚150元...”自称外贸公司、做了6年海外名牌化妆品生意的小刘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了代理规则中的“代理”模式,他重点介绍了彩妆的利润特别大,他覆盖的产品范围包括大牌彩妆、护肤品、香水、珠宝等。

记者询问了多家海外化妆品代购经销商发现,这类团队销售产品主要以微商分级代理模式为主,小刘表示,代理也可以自行发展下线,根据订单量可以提供更低的代理价格,除了线上微商,小刘还发展了不少实体店代理。

代理商可以选择一件代发或者10件从批发两种,大量批发可以从网上得到比分销价格更低的价格。对方经常建议从分销开始,你相当于中间商,不要囤货,这样没有成本。

被问到产品的货源在哪里,小刘告诉记者,他的外贸公司会和日本、韩国的免税店合作,所以进货成本和免税店一样低,利润空间非常大,在和小刘通话的过程中,记者询问能否出示他公司的营业执照。他以害怕在网上被盗用为由没有显示,并承诺发送公司名称,但此后就没有发送。

除了所谓的零成本代理“分销”,一些分销商还会要求支付代理费,代理费越高,代理优惠力度越强“你交代理费200拿原价,交300拿货98折,交500是92折,没有具体培训,但送一些微商技能等”李然(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她刚开始做这一行。"我们是免税店的第一手货源仓库,与免税店渠道联系大宗货物,不是特定的免税店,在深圳自贸区和海口自贸区发货。"

"如果连合作渠道公司都开放了,我们能赚什么钱?"当记者问及上游采购合作渠道时,李然回答说,"我昨天拿了货,是广州广东永泰公司在深圳免税区发的。"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也联系了一位愿意出示营业执照图片的商家,这是吉林省的一家化妆品店,注册于2019年,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确实找到了相应的店名和信用代码,但出示后,对方立即在微信上撤回了照片,表明她的产品绝对正品,可以到柜台验货。即便如此,她仍不愿向记者透露上游供应商,只说没办法说太多。

她说:"我有四个500人的团,代理都是导游,因为我家以前是开旅行社的,一般情况下,我家的代理一个月能赚10,000多"她给的MAC辣椒口红价格是110元,批发价是105元,当记者提到小刘给的代理价格只有80多时,她说:"深圳还有60个,我都是真的。"

虽然大多数商家对产品的详细来源含糊不清,但发货地点各不相同。另一位商家表示,其货源是河南或惠州:"货源有些是其他代理商的库存,有些是从柜台撤下的美妆。如果你不从制造商那里拿货,中间会有几个环节。"

当《华夏时报》记者最终答应小刘购买几款产品送检,但认真向他表明希望加入正规平台,如果发现假货、真假混卖,肯定不会加入时,小刘再也没有回复记者。

北京鑫展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天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办理工商登记并公示营业执照,《电子商务法》还将此前熟悉的淘宝卖家、微店卖家、朋友圈微商等个体主体纳入电子商务经营者范畴,相关卖家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同时,经营者还需要在店铺首页显著位置公示营业执照信息和与其经营相关的行政许可信息。

伪装术升级,“旧瓶装假酒”

为了提高对假货的识别能力,女性朋友们几乎练就了火眼金睛,几乎各大社交媒体都能找到类似的“XX化妆品真假对比”的内容,从包装印刷字体、图案的清晰度、凹凸度,到产品的气味和特性,无一不是“寻找差异”的高手,上传者和博主纷纷痛斥假货程度和制作假货的高超工艺。

对于收到的产品是否经得起假货鉴定,李然这样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道:“很多人会到‘欣欣’等大型网络假货鉴定平台去查看,但有些产品与海外版本不同,因为那些平台本身就是代购,所以会根据自己代购的版本进行鉴定,所以不属于标准鉴定。平台代购也要求我们交叉购买商品,所以我们不能确定100%符合他们的识别标准。有些姐妹在柜台买了口红,在网络平台上发现是假的。"

低端打假相对容易识别,高端打假则防不胜防,打假商家的伪装技术随着客户的识别能力“升级”据记者了解,化妆品打假有一种属于高仿,打假者的业务水平甚至可以与正品开发商比肩,至少在化妆品研发方面具备一定的专业素养。参考原厂化妆品配方,他们进行几乎相同成分、甚至相同工艺的仿制,最终效果与正品相差无几。

回收正品瓶为“旧瓶假酒”是最难防范的之一。甚至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消费者发现,他们购买的假冒面霜中,外包装和容器中顶层的面霜是正品,然后下面是假货。

《华夏时报》记者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发现,专门发布高价回收大牌化妆品的买家不在少数,"HR、LP、海蓝之谜、sk2、西斯利全能牛奶、红肾、香缇卡、娇兰、法曼、德克尔、悦薇、海伦娜、兰蔻、雅诗兰黛、宝来极光精华..."一位买家在其产品主页上标注了大量可回收空瓶的品牌。

某名牌化妆品空瓶售价不便宜,原价越高化妆品瓶回收价格越高,华夏时报记者赠送的100毫升兰蔻黑瓶空瓶经鉴定为正品包装后,买家向记者报出了50元的回收价,他表示,最贵的化妆品如LP(La Prairie Leppenny)铂金霜空瓶,售价高达500元。

记者感叹这个空瓶如此值钱,但他说:"不,只占原价的一小部分"当记者问回收后有什么用时,对方说:"收集并搭建舞台"这个回答显然站不住脚。记者表示有兴趣与他合作,并询问行业利润如何后,他改口说:"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如何销售给别人。如果你提供的足够多,我会给你最高的价格。在高端系列中增加更多,比如LP和海军蓝的神秘,它们的'利润'相对较大。"

此外,电商平台的合法假货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因为一些商家抢先在国内电商平台注册了某海外知名品牌的商标,成为受法律保护的李鬼才能使用这个品牌,原来的李逵不得不单独更名。例如,韩国化妆品品牌爱丽小屋在天猫商城平台注册后,更名为伊迪之家,而日本资生堂旗下的防晒品牌阿耐晒则改为安蕾莎。

除了产品设计,在定价上也有新的“想法”,利用消费者“便宜不是好货”的心理,将假货的价格设定为与真货相同甚至高于真货的价格,但比正品便宜很多的大多是假货,但假货不一定比正品便宜。

华夏时报记者3月14日联系到被誉为“中国打假第一人”的职业打假人王海,他认为,消费者购买假冒化妆品后难以索赔,主要是购买渠道难以追溯,商家过于隐蔽,建议选择线下专柜、产品网站、海外亚马逊等正规渠道。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颖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名网络平台专注于销售假冒产品,平台提供者不能履行核查和自律监督义务,并自觉为消费者维权设置障碍;微商和分级代理销售三无化妆品和保健品。微信交易平台在本质上对此没有限制是很常见的,事后可能无法提供经营者的真实身份和联系方式;最近流行的网络主播也出售以次充好的假冒产品的化妆品。由于其巨大的流量,消费者权益受到严重损害。

杨天宇告诉记者,消费者在购买假货时,可以要求商家退货,同时要求商家将赔偿金额提高到购买商品价格的三倍,如果增加的赔偿金额低于500元,则按照500元计算,他建议消费者尽量选择正规购物平台或网购平台。在购买前,可以查看商家的经营信息、行政许可、检验检疫证明和品牌授权文件,通过微商购物时,尽量保留卖家的联系方式,保留付款凭证,并保留与商家的沟通记录。

打假人力荐“吹哨人”制度

除了制假售假的假李鬼伎俩,真正违纪的李逵也在职业打假人的视线之内。

王海向《华夏时报》记者提到,化妆品领域的打假方向包括虚假宣传、非法添加、仿冒造假等,其中,以微商为主要宣传阵地的小品牌化妆品中,非法添加抗生素和糖皮质激素的问题尤为严重。

王海向记者展示的材料中,有一份是他于2018年11月向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送的关于“洛杉矶美尔海蓝神秘官方旗舰店涉嫌编造品牌故事”的投诉和举报信。

王海在信中指出,海蓝之谜中国官网宣传海蓝之谜精华霜涉嫌虚假宣传,在海蓝之谜中国官网的品牌故事中,太空物理学家马克斯·赫伯博士被实验意外烧伤,随后被海蓝之谜精华霜修复。王海认为,海蓝玄机精华霜不仅不具备品牌故事中所说的“焕发史诗般的美丽奇迹,恢复往日容颜”的修复效果,还涉嫌编造马克斯·赫伯博士被烧伤后探索神奇的静脉曲张脸之旅的故事,欺骗中国大众消费者。举报人是雅诗兰黛集团中国公司雅诗兰黛(上海)贸易有限公司,隶属于LA MER海蓝玄机。

然而,王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案件尚未有结果。记者在上海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2019年6月提供的通知中看到,关于海蓝之谜的报告已经立案调查。

即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但在王海举报后,中国海蓝玄机官网精华霜宣传语的旧文案进行了修改和精简,其中比较低调的“焕发焕颜史诗奇迹,恢复往日容颜”措辞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今天比较低调的“终于焕发肌肤”措辞。

这已经不是王海第一次举报化妆品公司了,他在2008年将603983. SH告上法庭,当时丸美自称是一家日本公司,实际上其产品宣传的日本背景并不真实,存在造假行为,时任丸美生物副总裁游昌桥随后公开道歉,承认丸美品牌是正宗的中国品牌,希望公众原谅"承认错误的孩子"。

2019年1月,王海收到此前举报的杭州唯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杭州皇后单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处理结果,两家公司因发布“蛇毒眼霜、刮美容仪”等产品虚假广告被罚款400,000元;此外,其于2019年9月举报的京东网店销售的九叶草斑膏和美沫宝生堂斑膏被认定存在夸大宣传行为,构成发布违法广告的违法事实。其所属公司为厦门宏秀才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因当地国家营销条例局未对其处以罚款,王海厚于2020年1月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上述公司均同时涉嫌构成虚假广告罪,已被申请追究刑事责任。

“是时候开始真正关注最根源的问题了,应该从制度建设的层面来解决。王海提出,遏制市场违法混乱局面最有效的方法是促进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完善和实施,尽快建立和完善举报人制度,社会共同治理,罚款可以分配给举报人和受害消费者一部分。人人都是举报人,同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因行政资源有限而无法发现和处理大量违法企业的问题。

告密者,又称告密者,内部告密者,即内部人员揭发线索举报违规和违规行为。这一制度起源于19世纪美国食品药品安全领域,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告密者可以大大降低政府监管成本,并对存在重大问题的企业和组织起到威慑作用。

王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电子商务法规定的处罚对化妆品等日常消费品的经营者威慑力不大,实践中难以查处,市场监管机构执法的广度和深度也存在很大不足。因此,经营者积极追求经济利益。相比极少数消费者的投诉,绝大多数后果是明知售假更大,才能攫取高额违法利益。

提高举报人惩罚性赔偿金额份额是举报人制度成功的重要因素,如何保护举报人合法权益的相关法律法规也有待完善。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