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Q站”商标,腾讯也喜欢二次元社区?

网友投稿 ( 2021-07-04 17:02:56 )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雪绒之语的产品大全-雪绒之语注册商标(图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锌刻度,作者,杨浩然,编辑,孟慧媛

6月3日,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三大长视频网站巨头齐聚一堂,用极具戏剧性的话术向网友展示互联网大佬的撕逼技巧,哔哩哔哩(bilibili)作为最火的视频社区,成为三张嘴下的活靶子。

然而,批评归批评,比利比利的商业成就仍然令三家公司羡慕。这两天,一家企业信息查询平台App透露,腾讯于6月3日注册了一个名为“Q站”的商标。国际分类涉及网站服务、教育娱乐、广告销售等。,引发了网民的各种猜测。

哔哩哔哩以其独特的社区氛围,在市场上难寻对手,在视频社区的赛道上驰骋已久,但市场上并没有永远风平浪静的蓝海,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三巨头对哔哩哔哩的围剿也揭示了国内传统视频网站越来越重视哔哩哔哩模式的现实。腾讯注册的Q站商标会成为传统长视频网站对用户群体和二创内容的反击宣言吗?

Q站横空出世,名字内涵透露长视频焦虑

众所周知,腾讯商业帝国的基石是国家即时通讯软件QQ,以“Q”字开头的产品在腾讯旗下并不少见。

但是,当腾讯的“问”遇到“站”这个词时,它就变得有趣了。

单字母上榜的网站有很多,但圈内只有几个,其中基于UGC模式的视频社区网站哔哩哔哩无疑是最抢眼的明星。

哔哩哔哩是近年来互联网圈的热词,UGC模式让其具备了传统长视频网站所不具备的生命力和用户粘性,并且在成功实施泛二维空间战略后,哔哩哔哩的营收结构不再依赖游戏代理业务,变得更加健康,再加上与潮流文化的牵手,哔哩哔哩开始频频破局。用户和MAU数量持续增长,成为Z一代年轻人的首选视频网站。在过去的一年里,股价飙升了近三倍,这也使得资本市场青睐其长期投资价值。

在这样的背景下,腾讯悄然注册了“Q站”商标,即使腾讯本身并没有“蹭热度”的意思,但大家看到后还是要展开想象。

雪绒之语的产品大全-雪绒之语注册商标(图13)

图片来源:《一个企业信息查询平台》

其实对于哔哩哔哩的崛起,传统长视频网站虽然不说,但或多或少都有些焦虑。

目前国内主要消费群体迭代更新,Z世代逐渐扛起消费大旗,他们的消费偏好和习惯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市场方向,依托动漫、游戏等二维空间内容成长起来的哔哩哔哩,自然有消费力不断增强的Z世代群体作为支撑,在“年轻人赢天下”的市场环境下,哔哩哔哩的发展潜力十分澎湃,这对传统长视频网站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同时哔哩哔哩也并未局限于年轻人网站的标签,随着泛二维空间的事实成功,哔哩哔哩不断布局经典剧集和电影综艺,其核心用户年龄正在进一步扩大。

哔哩哔哩CEO陈睿在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会上表示,哔哩哔哩用户已经从过去的90后、00后圈子逐渐渗透到85后甚至80后,换句话说,哔哩哔哩核心用户群体的年龄上限提升了五年,进一步蚕食了传统视频网站的用户资源。

从股价上就可以看出这个趋势,虽然国内还是把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作为国内长视频领域的第一梯队,但实际上哔哩哔哩美股上市,市值411.42亿,腾讯视频和优酷并不是独立上市,而同样在美股上市的爱奇艺,市值117.45亿,也就是说3.5个爱艺奇绑在一起,值一个比利。

这也是优酷总裁范路远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称哔哩哔哩为“老大哥”的原因,在这些“酸言酸语”的背后,透露出的是长视频网站对于自身发展的挫败,以及日益强大的挑战者的深深忧虑。

A站寂寞D站酷炫哔哩哔哩无敌?

很多市场分析师将哔哩哔哩、抖音、西瓜视频视为同一梯队的竞争对手,但这种对比方式其实并不恰当。

作为短视频的代表斗鱼和视频社区哔哩哔哩是完全不同的产品,它们的用户偏好和变现逻辑并不相通,虽然西瓜视频也是一个教资会的视频社区,但在内容上,西瓜视频侧重于综合兴趣内容,大数据推送用户可能感兴趣的视频,用户覆盖面比哔哩哔哩更广,在推动泛二维空间,但更难集中精力满足用户需求。竞争优势不如哔哩哔哩突出,哔哩哔哩拥有ACG爱好者的基本盘。

俗话说,以魔胜魔,真正打败哔哩哔哩,需要和他同桌,和二维空间内容+教资会视频社区一较高下。

事实上,哔哩哔哩近年来发展顺利,其模仿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中,最突出的是帝力帝力,它被称为D站。

从帝力帝力的名字可以看出,这个网站本质上是哔哩哔哩的翻版,动画混搭、ACGN资讯、UGC版块一应俱全,在ACG爱好者中声名远扬,甚至后来推出了自己的APP。

D站的出现与哔哩哔哩的发展不无关系。随着国内视频行业的规范和用户版权意识的不断加强,以用户处理动画资源起家的哔哩哔哩也开始清除盗版资源,开始购买正版混搭。当然,这个过程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动画观众逃跑,借此机会,D站的创始人温波特创立了D站,提供盗版动画资源,并从迅速增长的哔哩哔哩获得用户红利。

如果D站和哔哩哔哩同时出道,也许D站也可以和哔哩哔哩一样,在积累用户后逐渐正常化,不幸的是,D站错过了视频站野蛮生长的时代,它注定无法在当前以盗版资源为卖点的时代生存。

2020年7月,D站创始人温伯特因涉嫌侵犯版权被捕,D站被关闭。

D站的“酷”也向国内企业家传达了一个事实,即视频站在增量市场时,企业家们没有像哔哩哔哩那样抓住机会,但现在,动画、电影和电视视频站的门槛已经被版权堆积到高不可攀的地步。

目前,唯一能够通过真正的混搭在二维空间内容+UGC视频社区中继续与哔哩哔哩竞争的电台可能是按字母顺序领先哔哩哔哩的A站。

追溯哔哩哔哩的历史,我们知道国内的二维空间视频社区并不是它首创的,论资历,隔壁有“A站”之称的ACFUN比它高。

但这十年来,哔哩哔哩逐渐走入主流,而A站却还在为生活打拼,停留在一个小圈子里,实在令人唏嘘。

雪绒之语的产品大全-雪绒之语注册商标(图34)

ACFUN展台

ACFUN,站名取自"动漫漫画趣事",成立于2007年,是日本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的模仿者,也被认为是国内第一个弹幕视频网站,作为国内最早的二维空间文化阵地,A站在成立之初就收获了大量高质量的ACG爱好者用户,并很快构建了相对良好的社区氛围,不断衍生出高质量的UGC内容。

但由于A站的粉丝性质,其运营的专业性水平较低,管理相对宽松,导致内部员工纠纷和网站宕机事件不断发生,导致用户流失。在这种情况下,北京邮电大学的一名学生创造了哔哩哔哩的前身mikufuna,并开始吸收A站流失的用户。

2010年,ACFUN创始人西林以400万元的价格将A站卖给了一个叫陈少杰的年轻人。后者接管了A站,并建立了一个名为“生活广播”的直播频道。2014年,该频道独立了——这个频道现在是玩家熟悉的斗鱼电视。

现在看来,2014年确实是神奇的一年,因为就在陈少杰带着斗鱼电视走出A站的同时,哔哩哔哩的投资人陈睿正式加入哔哩哔哩,出任董事长,而随后,两家网站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商业化道路。陈睿接手后,哔哩哔哩有条不紊地进行各种变现尝试,并依靠游戏代理业务带来的巨额利润,在2018年成功前往纳斯达克敲钟,在陈少杰之后,管理层继续频繁更换,盈利模式不清晰,技术和营销手段落后,用户进一步流失。甚至在2018年,消息传出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

如今,虽然有了快手的输血,A站暂时还能活下去,但由于多年的混乱,产品落后和口碑崩塌使得A站重启的步伐异常沉重,A站与哔哩哔哩的差距已经没有缩小的希望。

在二维空间内容+UGC视频社区领域,哔哩哔哩似乎没有对手。

腾讯做视频社区,有没有成功?

哔哩哔哩没有对手太可怕了,在这种情况下,长视频巨头能否制造一个对手来检查哔哩哔哩?

UGC视频社区并不是一个难以模仿的产品,而尤爱腾三个家族中最富有的腾讯也不是不可能复制比利的成功。

如前所述,哔哩哔哩的核心是二维空间内容+UGC视频社区,而在二维空间内容上,哔哩哔哩目前是ACG三线全面开花,每一季的新动画就不用说了,你爱腾三目前在实力上购买的新动画肯定不如二维空间专业的哔哩哔哩,在D站、樱花动画等盗版动画网站出事后,哔哩哔哩无疑成为动画观众追逐新网站的首选;

在漫画方面,哔哩哔哩最近也是开足马力,自2018年哔哩哔哩漫画(简称B漫)上线以来,虽然用户对运营模式颇有微词,但B漫还是利用版权趋势,不断推出《电锯侠》等优质正版漫画,收入增长非常迅速;

在游戏方面,哔哩哔哩的游戏代理业务一直是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哔哩哔哩近两年的游戏业务表现并不十分亮眼,今年连续上线的《康宫骑冠剑》、《机动战纪:融合》、《剑神域黑剑士:王牌》等也反响平平,不过B站在游戏领域还是有不少小动作,此前还有注册过的“哔哩哔哩”商标。未来网上可能会有自研热门的东西,帮助扳回一城。

而B站在综艺、电影等领域布局的泛二维空间操作,优爱腾三肯定比它更熟悉,就不多说了。

在这种情况下,腾讯已经具备哔哩哔哩元素,其腾讯视频、腾讯动漫、游戏矩阵加在一起,完全可以形成一个二维空间内容综合社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日本新的动漫、漫画资源少了点,可能就没有二维空间"内心的味道"了。

腾讯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把这些元素放在一起,做成一个“社区”产品。

这是腾讯的问题吗,答案还真不好说。

说到神奇,腾讯拥有国内最受欢迎的社交产品,却始终做不出一款称心如意的社区产品,这两年,腾讯其实对社交社区相当用心,估计也是出于传统社交产品逐渐进入瓶颈的焦虑。

从2019年开始,腾讯不断推出新的社交产品:虚拟形象社交APP卡噗、陌生人社交APP猫叫、大学生社交APP轻聊、语音约会APP回声、视频约会APP快乐邂逅等。,跟随潮流,深入细分领域,满足不同阶层用户的需求,探索新的用户红利。

当然,除了细分领域,腾讯的另一个探索方向是继续开发社区型产品。

然而,腾讯在社区领域的表现并不好。其手中的社区产品并不多,其中大多数都有“不好的结局”:社交平台“朋友网”和“腾讯微博”被关闭;音乐兴趣社区“合群”昙花一现引发了几条热门新闻,随后失去了发言权。QQ兴趣部落和微信圈今年也宣布了关闭的消息。

雪绒之语的产品大全-雪绒之语注册商标(图56)

微信圈子宣布停运

社交霸主腾讯在社区产品的战场上屡战屡败,听起来完全没有道理,如果我们事后要对这些产品进行睿智的分析,自然可以从这些产品中找出很多问题,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屡败屡战的态度下,腾讯对社区产品的强烈渴望显露无遗。

“腾讯要做社区”这句话已经有相当分量,丰厚的财力给了腾讯很多试错的机会,失败了也没关系,只要不断尝试,总会有一个可以碰巧上岸。

从失败的产品中,腾讯或多或少积累了很多经验。如果“Q站”真的是哔哩哔哩的产品,它实际上只是腾讯的又一次“例行公事”尝试。无论结果如何,腾讯的下一个社区产品将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