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朗护肤品是品牌吗 -佳朗公众号

网友投稿 ( 2021-06-28 22:41:13 )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佳朗护肤品是品牌吗
-佳朗公众号(图1)

生态环境部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网站。(南方周末记者王涛/图)

2021年4月16日,环境评估师徐某与深圳市联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联都)接到广东省佛山市生态环境局的通报。

“编制报表需要一定的时间,环评师必须亲自到项目现场了解情况,最后在当地参加专家评审会,每天出两份报告,项目覆盖全国多个省份,我们基本可以判断这个环评师有代签的嫌疑”佛山市生态环境局禅城分局环评股股长李萌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代签或卖证是指一些持有环评资质证书的环评师,实际上并不参与环评报告的编制,而是在报告上签字,让报告顺利通过审批。

佛山市生态环境局禅城分局重点审查了这些环评报告,发现问题,并通知深圳联都公司到场调查,但该公司在签收通知后拒不接受监督检查,失信被记10分。

不过,环评类官方账号转载佛山通报时,不少留言称“有什么奇怪的”、“大不了扣分”,这条灰色产业链在业内并非秘密。

深谙重庆丰达往事的王必应(化名)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重庆丰达已经“死了”,但其背后的团队仍在运营马甲公司,当旧马甲因屡次被举报而限期整改后,将继续新马甲,“一边穿新马甲,一边脱旧马甲”。

重庆丰达背后的马甲江湖,是环评市场化改革路上的极端案例,也是监管层的棘手难题。

方达过去

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简称环评,是对拟建建设项目可能对周围环境造成的影响进行评估,并提出应对措施。根据项目对环境的影响程度,环评分为报告和报告表。报告往往超过100页,而报告表相对简单。环评是一项“预防”系统。如果环评失败,项目就无法启动。它被称为“第一道防线”。

重庆丰达的前身是隶属于重庆市丰都县环保局事业单位丰都县环境科学研究院,当时的环评机构都要有资质,资质就成了最硬的门槛和最值钱的资产。

一位从事环保行业的重庆人瞄准了收购的机会,将其更名为重庆丰达,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底,环评机构资质即将取消的消息传开,只要环评公司有持证环评工程师,就可以无资质编制环评报告。

重庆老板想快速出售重庆丰达在资格“贬值”之前,深圳商人刘雨欣接手。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股权转让协议,重庆丰达公司于2018年4月以1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刘雨欣。

1979年出生的刘雨欣家住深圳,王必应介绍,刘某早期在亲戚的环评公司工作,从而进入环评行业。

在环评资质尚未取消的时代,不具备资质的环评公司要开展业务,就必须花钱与具备资质的单位“挂靠”,当时刘雨欣收购、入股、加盟的环评公司不止重庆丰达一家。

河南首创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早年确实与刘雨欣有过合作,刘某每年向河南首创支付8-10万元的加盟费,可以限制河南首创在广东的资质使用,并招揽业务,无独有偶,2018年,刘雨欣还入股了甘肃易捷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并很快成立了甘肃易捷公司广东分公司。

被刘雨欣收购后,重庆丰达也开始卖资质。王必应说。重庆丰达“卖资质”的历史也被正式记录下来。2019年7月,肇庆市生态环境局《2018年建设项目环评文件技术审查及2019年上半年环评文件问题及处理意见》报告称,5家环保咨询公司存在“租赁资质”、“准备质量差”和“欺诈性签名”。这5家公司联合使用的正是重庆丰达的资质。

佳朗护肤品是品牌吗
-佳朗公众号(图21)

(农建/图)

拉进黑名单

2019年1月1日,环评资质正式取消,但环评报告的编制需要由持牌环评主持,从此“卖资质”进入历史,“代签”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吴明(化名)此时加入了丰达,2019年10月,通过中介介绍,他成为重庆丰达环评报告编写的主持人,利用业余时间考取环评资质证书,决心将资质证书加到环评公司,以赚取挂靠费。

吴明意识到重庆丰达所谓的“生意”就是代签,但他还是签了协议,重庆丰达每年付给他3万元的证书挂靠费,并承诺如果到场参加专家评审会,每份“出场费”2000元。吴明说:“按照规定,每次评审会,汇编主持人都必须参加。我在重庆丰达给了259份报告,实际上只参加了四五次会议。

吴明说,他以为重庆丰达每年只会以自己的名义签署100份左右的环评报告,没想到,2019年11月至12月,重庆丰达以自己的名义在信用平台提交了254份报告表格和5份报告,项目覆盖广东、浙江、云南、新疆等省份。

"这些报告我一个都没看过,也没签字,他们办公室的文员模仿我的笔迹"发现报告太多,吴明曾让重庆丰达审阅一些重要的报告,对方说要发给他电子版的报告,结果到2019年12月底,"还没发报告给我"吴明怒了,要求重庆丰达不再用他做汇编主持人。

这已经不是重庆丰达第一次涉嫌伪造环评签名了,肇庆市生态环境局的上述通报显示,在查明重庆丰达的租赁资质后,肇庆市生态环境局约谈了重庆丰达和某环评的编制主持人谭艳来,而谭艳来在现场签名的笔迹与环评报告上的笔迹不一致。

对于吴明来说,在那之后他的环评生涯就暂停了,但并不是因为顺利解约,而是因为他一起被列入了黑名单。

2020年10月,重庆丰达编制的一份环评报告出现严重质量问题,被山西太原生态环境局列入黑名单,报告编纂人吴明也被列入黑名单,五年内禁止在全国范围内从事环评工作。

至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丰达在环评信用平台上留下了诸多不良记录:失信被记128分,损失被记21分。

背后的环评公司网络

吴明对刘雨欣并不熟悉,事实上,收购重庆丰达后,股东和公司主要任职者都没有刘雨欣的名字,根据工商信息显示,重庆丰达的股东为王健和深圳市厚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德环保),厚德环保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彭思慧,股东为彭思娟和彭思聪。

吴明回忆,他和重庆丰达的协议是在深圳华金时代圆圆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这也是一家环评公司,法定代表人和丰达一样,都是王健。

刘雨欣和王健没有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被重庆丰达拉黑后,吴明经常辗转深圳,向重庆丰达公司索要赔偿,他意识到“这家所谓的重庆公司,整个团队其实都在深圳”,他回忆说,这家公司的挂牌名称是广东智华环保公司,“有时候我能看到四五个人,有时候十几个人”。他后来得知,该团队的实际老板是刘雨欣,但刘拒绝直接与他交谈,团队的员工也坚持认为刘雨欣与团队无关。

“刘雨欣并不直接控制他的‘马甲’公司,有的公司通过持股平台控制,有的由亲友代持股,或者亲友担任法定代表人、监事等职务。”王必应说。

与刘先生有过接触的两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的妻子名叫彭玉梅,姓彭的被王必应指控为彭玉梅的亲属,王健、刘雨欣、彭玉梅在司法文书网2020年的一份民事判决书中被共同列为被告,其中王健家住黑龙江五常,彭玉梅、刘雨欣均居住在深圳。然而,南方周末记者无法获得刘雨欣、彭玉梅等人的亲属关系证明。

搜索这些名称,根据工商资料,可以形成包括至少33家公司在内的环评公司网络,这些公司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

佳朗护肤品是品牌吗
-佳朗公众号(图43)

(梁淑怡/图)

如刘雨欣、彭玉梅成立新凯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该基金间接持有多家环评公司的股权,其中部分股权由深圳厚德环保持有,部分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健。

除了股权和法定代表人的关系,这33家公司在时间和空间上也存在巧合,三省所属的山东红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已注销)、江苏盛宇通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河北盐水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已注销)在企查查上的电话号码相同,归属于深圳,三家公司的注册时间为2019年11月,在环评信用平台上的注册时间为2019年12月。

对于总部设在深圳的11家公司,工商信息使用的是同一个座机号码,其中10家的邮箱也是一样的。记者致电南方周末的座机,对方说他是一家金融公司,并帮助这些公司记账。

就连环评编制的主持人也在这两家公司之间辗转,比如环境评估师李某曾是山东启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福福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主持人;环境评估师徐某曾先后在深圳市多瑞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注销)和深圳市联都环保任职,两家深圳公司也属于前述的“孪生兄弟”,邮箱和电话号码相同。

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9家在深圳注册的公司,没有一家还在注册。

据佛山市生态环境局报道,深圳莲都注册地深圳市龙岗区荣超英龙大厦A座702室仅有一家律师事务所在运营。一位律师告诉南方周末,生态环境局的人2020年来调查。"我告诉他们,我们在这里已经两年了,没有看到任何环保公司。在我来之前,这是一个空房子。"

2021年4月16日,南方周末记者来到厚德环保注册的深圳市龙岗区宝成泰工业园,只看到一家名为深圳清华环科检测的公司,该公司一名员工直言,厚德环保和他们是同一家公司,“我们的老板娘是彭玉梅”,这家清华环科检测公司的股东是彭思慧和彭思娟。

经常被政府通知,甚至"联合惩戒"

33家环评公司多为“高产户”据南方周末记者搜索统计,截至2021年4月,平台上线一年半以来,他们共编制了上万份报表,600多份报表,平均每家400多份报表,20多份报表,相比之下,很多环评公司一年写不出100份报表。

环保组织《广州绿网环保服务中心》统计了近一年来在环评信用平台上提交报告最多的200名环评员,其中14名环评员来自这批公司,绿网撰文称,这些人员大概率对其经营活动不负责,甚至违法经营,给整个环评市场带来严重危害。

在环评公司错综复杂的网络中,外界无从得知这几万份报表中,有多少是正常业务,有多少存在问题。

其中,重庆RT环境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和河北盐水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得分高于方达,分别为44分和23分。根据环评信用平台,有四家公司因重庆方达被列入黑名单而被“联合处罚”——河南麦达、深圳华金时代圆圆、福建嘉朗和浙江旭宝也被列入重点监督检查名单,为期两年。虽然官方并未说明联合处罚的具体原因,但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这四家公司和重庆方达的法定代表人是同一个人:王坚。

有通报直指丰达系环评公司签约。

南方周末记者作为“中介”,询问是否还有很多公司有“签名”服务,福建嘉朗公司语气不好,说:“现在不要做了,找别人吧。”

南方周末记者联系到作为施工单位的山东启达环保公司,一位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他是财务人员,我找业务员跟你对接一下签名的事情。

彭思娟是惠州宗兴环保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彭思聪是监事。该公司一位姓李的经理坦言,该公司的老板是刘雨欣。"现在调查严格,一言不合就举报,我们已经停止了['签字']。"

2021年4月26日,一位业务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还有三家公司可以提供代理业务。“我们原来有十几家有资质的公司,但最近严格要求,只能用这些。”她还提醒记者,莲都环保最近被打分失信,“容易被环保局盯上,更危险”。这个推荐非常“准确”。除了联都环保,其他两家公司在信用平台上的失信行为并未被过多扣款。

为什么新的“马甲”是无尽的

33家关联公司中,8家环评公司被注销,其中7家有政府通报记录,被列入重点监督检查或限期整改名单,并受到联合惩戒。

然而,在旧的马甲被通知或取消后,新的马甲继续增长。

由彭思慧担任监事、彭伟元担任大股东的河北七沙环保科技公司,2021年3月24日刚刚在环评信用平台注册,截至4月28日,已编制报告205份、报告8份。

除了这33家环评公司,在刘雨欣这样的骨干手里,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公司,比如电子科技、劳务派遣、商务等,有时候,这些公司还会被改成环评公司。例如,深圳市星月光商务公司发生股东变更,原股东退出,彭伟源成为新的法定代表人后,更名为深圳市星月光环保科技公司;多瑞商贸(深圳)有限公司于2020年1月变更为深圳市多瑞环保公司,并于2020年底注销。

王必应说,这群公司里有专门负责注册公司的人,偶尔也会收购别人的公司——他们可能会做其他业务,充当后备马甲。

代签问题取证难度很大,审查员也很难直接发现“签名”是伪造的,在目前的通报中,绝大多数与代签无关,而是质量问题,如需要补充数据、源强核算不合理、危险废物定义不明确、引用标准不对等等,有些是虚假行为。如内蒙古天浩环评公司被佛山市生态环境局通报检测报告未进行实际监测,也不是检测公司实际出具的,属于虚假报告。

逐一审核这些环评员编制的报告,人力物力成本很高,李梦坦言,区环保局环评审批只有四五个人负责,镇一级的人更少"我们只能进行分级审核,我们区环保局会进行初审,然后交给镇街两级审批。最后,对镇街审核的文件进行抽查,比例不低于10%。"

代签之所以成为灰色地带,根本原因在于法律法规不明确,目前尚无法律法规或行政法规明确禁止“卖证”、“代签”。在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表)编制监督管理办法》中,第十三条提到主持人应当全程组织参与环境影响报告书(表)编制工作,加强统筹协调,但这一规定并未明确纳入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编制监督检查范围。

在“红顶中介”脱钩取消资质后,重庆丰达及其“马甲”仍在观望环评走向何方。

南方周末记者杨凯琪南方周末实习生陈洁玲冯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