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竟然有这种秒杀法国香氛的黑科技?

网友投稿 ( 2021-06-19 22:03:18 )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随着汉服文化的复兴,中国传统文化中独特的美与智慧,正在不断地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仅限于汉服爱好者或者国学小圈子里。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所能够辐射的范围实在太广,包含着日常生活的每个面向,不论是餐食茶饮,还是衣饰妆发,不论是琴棋书画,还是精工巧制;同时我们的传统文化也有着足够的时间与空间去积淀、发展与融合,有各个不同的民族,还有陆海两条丝路的“出圈”探索。所以你被中国传统文化俘虏是迟早的事。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电视剧截图

这不,已经有一批先锋Vlogger小姐姐们看腻了西洋小众沙龙香的测评,转头冲向了更加讲究文雅的中国香道。香水对于中国人来说,虽然是近代才从欧洲传来的舶来物,但要说用香的历史,我们可是不困了。要知道中国的香文化最早可追溯至史前6000多年的石器时代,最早用于祭祀之礼;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大才子屈原,将香氛类植物用作比拟记录于大名鼎鼎的《离骚》之中以颂君子之德;秦汉时期张骞探险西域,带回了更多异域奇香,扩充了香料选择,助推合香技法的成型;再至万国来朝的盛唐,中国香学正是至臻奢华。当中有一味香方,说出来就是如雷贯耳。

流传千年的果香型香氛

鹅梨帐中香。

对,就是首届宫斗冠军嬛嬛黑化回宫时,安小鸟悉心调配暗藏杀机的那款香方。

《甄嬛传》电视剧截图

不过这是一款古方,起初创造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宫斗,发明它的人也不是哪位娘娘小主,而是她们真正的主人,一位皇帝,南唐最后一位皇帝李后主李煜。AKA,千古词帝,制香圣手,总之也是一位除了本职工作之外,别的干啥都行的风流才子,可以说是宋徽宗的老前辈了。

看着不怎么样,闻着连嬛嬛都称赞的鹅梨帐中香本香

身为合香大家,制香圣手,在李煜的词中也到处都能看到“暗香浮动”,不过当中真正流“芳”百世的著作,正是这一味“鹅梨帐中香”,正经一点,应该称之为“江南李主帐中香”。看名字大概能猜到“帐中香”是古人用于卧房里的,小帘一拉,小香一熏,如此私密,作为风流帝王的李后主,想必在研发他的“鹅梨帐中香”时,除了满足休息时放松安神的诉求之外,恐怕也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小歪心思吧?

《甄嬛传》电视剧截图

而“鹅梨帐中香”能够自晚唐一直流传至今,也正是因为它配方中的神来之笔“鹅梨”,感谢李煜那过人的艺术想象力,让我们的姐姐们早在唐朝就能用上“果香型”香氛!

千年前的高科技香囊

香方调制在唐代至臻完美,其周边自然也需要配套,毕竟香料跟香水还不一样,香水只需装进瓶子里取用涂抹即可,而我们古代的香则大多是需要焚烧才能品味其精髓的,所以通常是在香炉或者手炉中焚烧。而涉及到焚烧,自然是得小心打翻逸散的风险,一应精巧的小工具也自然应运而生。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电视剧截图

不过其中有一件小发明倒是完美规避了焚香时的风险,更是因为又太“穿越”了,也被网友们连同上期提及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护臂一起,送上了某呼“中国有哪些逆天的文物?”问题下的高赞答案排行。

葡萄花鸟纹银香囊,唐代 陕西省西安市南郊何家村出土

这就是1970年出土自陕西何家村的国家宝藏,唐代葡萄花鸟纹银香囊,距今有1300余年历史,通体为银制,成镂空球型,刻有极为精美的葡萄缠枝与花鸟相依的图案,每个细节都尽力展示着盛唐时期的精妙奢华,和古丝路畅通中原与西域结合的风情。

葡萄花鸟纹银香囊内部构造

当然能让它被送上“逆天”文物行列的,绝不仅仅是因为其雕工精美小巧,而是因为它内里蕴含的“穿越”科技。这个小巧的球型香囊又称为“被中香炉”,就是因为它虽是圆形,但其内里既能够燃烧香料,又能够保持不论放于何地都不会被打翻。它的逆天秘密就在内里的结构之中,打开精美的外壳,可以看到中间是一个盛放香料的小盂,而在外壳与小盂之间则还有两层同心圆环,小盂的两侧各有一轴,支撑在内环上可以自由转动;然后内、外两层同心圆环两侧也同样各有一轴,也能自由转动。

领先欧洲800年的黑科技

三个旋转轴保持互相垂直,各环之间相互制约,于是在重力的作用下,这个圆形的香囊往什么方向转动,居于其中心的小盂都能保持在水平的位置上,这样里面焚烧的香料自然也就不会洒出来啦!是不是老逆天人了?如此精巧方便,流传至香道盛行的唐朝更是成为了爆款,连唐朝官方认证第一美人杨玉环就亲自为它打call,据说是从不离身,弄得坊间都流传了杨贵妃有狐臭的黑料。

现代陀螺仪

用现代的话说,这个黑科技其实就是最早的三维运动系统惯性平衡机构,基本原理是:一个旋转物体的旋转轴所指的方向在不受外力影响时,是不会改变的。唐朝的丝路畅通,此等爆款好物难保不会由丝路被进口到欧洲。于是在它问世800多年后,16世纪的欧洲人开始利用这样的原理来放置指南针的常平架;19世纪,法国人莱昂·傅科(J.Foucault)利用以此为基础创造的陀螺仪,以及傅科摆证明了地球的自转;20世纪初陀螺仪被应用于航海上,并在航空、航海事业中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陀螺仪传感器

虽然如今全世界都默认,只要一提到香水就是法国的最好,那里有全球最知名最昂贵的“大鼻子”们,有工艺考究的萃取技术,繁琐复杂的调香流程。西方与东方各自都有制香的一手绝活,但要说到最后对于成品所盛放的器物,恐怕还是中国古人技高一筹。西方至今都还热衷于在玻璃瓶子的形状上花尽心思,而中国古人却早就把先进的陀螺仪技术都用上了!是不是再一次有了“穿越”的感觉?

这领先世界千年的黑科技虽然看着非常“理工男”,但也从侧面证明中国古人对用香的狂热偏爱,在玩香之路上一直就男女平等,甚至将用香焚香上升到更高的精神层面上,而并不只是嗅觉享受。

Serge Lutens先生 法国著名“大鼻子”

这点恐怕欧洲古代贵族们也要甘拜下风,毕竟他们大量用香是为了掩饰自己不爱洗澡的真相。中国古人别说是贵族,就是普通公务员都受不了,所以他们的节假日名曰“休沐”,意思是皇帝提醒你该回家好好洗头洗澡了,头发打绺就不要来见朕!这可比我们当代打工人上班着装要求高多了。除了仪容仪表干净清爽,当然还要让自己时时刻刻香喷喷的,才是古代文人士大夫对自己的该有要求。

自打屈原以芳香比拟高尚的人格之后,香文化即慢慢流传演化为中国传统文化中与茶艺、花艺、棋艺并列的四雅艺之一,不论是调香制香的过程,还是焚香品香的操作皆有精细的讲究,需得凝神专注,清净心绪,才能够行云流水,为的不光是展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雅”,也是在把玩焚香的过程之中,慢慢去休息提升自己的内在心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电视剧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