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丨“反萨德”一年后,韩国化妆品企业过得还好吗?

网友投稿 ( 2021-06-19 03:21:34 )

CBO 记者张钊

导读:

自去年3月韩国执行部署“萨德”以来,至今已满一年了。期间中韩关系交恶,降至冰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反之上层建筑的不牢靠,也能影响经济。这一年来,韩国大多在华企业,都深受影响:乐天不堪重负多店关张;韩系汽车销量断崖式下跌;韩国化妆品出口同比下滑惨重。而最近随着舆论势头好转,不少韩系化妆品代理商也纷纷感受到了业绩回升的温暖。

据日前韩观光公社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去年赴韩中国游客减少了400万人次,跟上一年相比减少了48.3%,将近一半。对此韩媒认为,导致赴韩游客锐减的原因,就是“限韩令”。有数据显示韩国去年的GDP减少约5兆韩元,约合293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伴随着韩流冷却,多家将中国作为重点海外市场的韩国化妆品公司也因时运不济,业绩频亮红灯,纷纷开始以多种姿势寻求救市之路。

韩妆出口创新低 多韩企业绩大幅下滑

3月1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公布《2018年2月进出口动向》,资料显示,韩国化妆品2月对中国内地出口额7300万美元,中国香港出口额4900万美元,同比分别减少34.2%、36.3%。

此外,韩国化妆品2月对东南亚出口额2900万美元(同比增长14.2%),对日本出口额2100万美元(增长105.7%),对美国出口额2100万美元(增长14.4%)。今年2月韩国化妆品总出口额为3亿9200万美元,对比去年同期总出口额4亿1300亿美元,同比减少3.2%。颓势的关键就是:在中国越来越难做。

除了出口业务,随着赴韩游客锐减,免税店行业也遭到重创。从韩国免税店协会发布的数据来看,虽然在中国代购的推动下,2017年韩国免税店总销售额同比增长20.8%达128亿美元(约合812亿元人民币),但主要免税店平均营业利润率在1.5%至2%,较前一年的4%大幅下降。

其中,受业绩影响,大型免税店甚至已经难以支付首尔仁川机场的租金。今年2月,乐天免税店从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撤出部分柜台和放弃仁川机场免税店经营权。乐天免税店表示,中国游客数量的锐减是其经营惨淡的主要原因,此前首尔乐天免税店70%的销售额来自中国游客。此外,新罗免税店和新世界免税店也在考虑撤出机场。

在大环境不景气的连锁反应中,一些企业的业绩就显得“惨淡”了。2017年,以化妆品为主营业务的爱茉莉太平洋集团去年业绩大幅下滑,将业内霸主地位让给LG生活健康。爱茉莉太平洋去年销售额同比减少10%,同期LG生活健康的销售额则同比增长2.9%。去年,韩国化妆品对华销售增长23.4%,虽然增幅保持在两位数,但是增势同比有所放缓。

LG生活健康因为旗下产品“后”的势头不减和新品牌的稳步布局,因此业绩未受较大影响。具体来看,LG生活健康仅第2季度的销售额同比有小幅下降,而第3季度营业利润为2527亿韩元,同比增长了3.5%。销售额也同比增长了2.9%,为1.60万亿韩元。

此外,化妆品生产企业的业绩也受萨德牵连。第3季度科丝美诗营业利润为50亿韩元,同比减少58%;韩国科玛的营业利润也同比减少了1.2%,为155亿韩元。

重组、收购和合并 韩妆企业这一年有点忙

迫于市场的压力,一些韩企不得不向资本“低头”。谜尚母公司ABLE C&C和恋火在去年进一步加强了与中国化妆品企业的合作。

去年4月,韩国第三大美妆公司——谜尚母公司ABLE C&C与投资企业Venus One达成协议,前会长Seo Yeongpil(徐永笔)将持有的29.3%股份的87%,总价值约11.59亿元转让给Venus One,同时ABLE C&C的最大股东也由此变更。简单来理解,此次的变动相当于谜尚母公司ABLE C&C前会长徐永笔把一手创立的化妆品公司转手卖出。

同年10月,丸美宣布与恋火彩妆达成合作意向,丸美将采取控股的形式,与恋火成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拥有恋火品牌,同时会对原有渠道、产品、研发、生产进行系统的整合优化。这意味着,除了收购品牌,丸美对恋火母公司广州朝彩公司旗下工厂和渠道整体打包。

与中国市场寻找更多的接触也是一条路径,代言人本土化成为直接方式。去年8月,兰芝正式宣布人气“鲜肉”许魏洲成为兰芝中国大陆地区首位代言人,兰芝表示,许魏洲青春阳光的形象与品牌定位非常符合,很期待这次合作。业内人士分析,此举意在为兰芝在中国市场吸引更多的流量。

国内市场影响逐渐消除 三月开始回暖

纵观中国国内市场,虽然在萨德事件初期,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是一年过去,影响已经逐渐消除,销售恢复正轨,甚至已经出现了增长等等。

代理了兰芝、蝶妆、梦妆等韩妆品牌的甘肃瑞丽商贸有限公司总董事长郝登军在接受《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去年业绩来讲,韩妆销售确实是受了萨德影响,下降了不少,但是到了十一、二月份,这种影响已经在慢慢减退,到今年三月份,销售已经开始出现了增长。至于主要原因,他认为就是大环境所致:政治氛围变化,舆论声音减小。

谈及去年受影响最大的时候,郝登军说“那时的广告和活动都取消了,我们也无法做更多的改变,只有等熬过去这段时间,好在很快企业就意识到了问题,开始在广告和活动上,做出了很多的改变,加强了对中国市场的市场投入。”据《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调研获悉,多位梦妆、兰芝的代理商表示2017年整体业绩基本市场较前年持平,并对市场回暖信心倍增。

同样出现业绩回暖的还有苏州悦希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马军。擅长运营单品牌店的马军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谜尚在韩品中属于比较年轻的品牌,口碑不错,最近两年推出的新品都能满足市场需求。随着渠道政策稳定,品牌今年已经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业绩好转。

代理3CE和VOV的宿迁代理商骆奎军表示,“萨德的影响,从销售业绩上来讲,感觉其实不是很大,但明显的是自从萨德之后,韩国品牌骤然不火了。以前一年总要出一两个爆品,而去年的爆品,已难以重现当年的火爆。”在他看来,“韩流”红火的时代感觉已经过去了,至于原因,一是渠道多元化,二是本土一些品牌的崛起。

相对于线下的艰难,线上看起来影响不大。去年一年,韩国化妆品在中国电商平台的热气依旧不减,特别是面膜类产品,占比仍将近一半。天猫国际年度消费趋势资料显示,韩国产品在整个进口产品中销售名列第五。在占有率前10名中,JAYJUN、SNP、春雨、丽得姿、A.H.C和美迪惠尔等韩国品牌占据6席。

战略转移,韩妆组团开辟东南亚市场

中国市场的“受阻”,开始让韩国化妆品企业“思变”。为了避免遭受更大损失,多企业纷纷调整事业路线,有部分韩妆企业,已经着手开辟东南亚业务和欧美市场。

韩国政府表明,2018年将进一步扶持韩妆发力东南亚。其中,计划1784亿韩元用于出口扶植预算,将扶植创新内需、创业企业的出口企业化和国际发展,其中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扩大对东南亚等新兴市场的扶植与合作,根据企业需求提供支援,强化服务职能,实现政府的“新南方“政策。

据韩媒《富体美丽》报道,随着柬埔寨国内掀起韩流热潮,韩国化妆品越来越受到欢迎。最近五年来,韩国销往柬埔寨的化妆品出口额呈不断增长趋势,2016年比2015年增长18%。

欧睿国际统计数据显示,东南亚2016化妆品市场规模为73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8.8%,2017年增长趋势进一步加速,到2020年将以年平均10%的速度增长,2020年市场规模将增至107亿韩元,成为东南亚产品的主要增长动力。

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韩中两国关系逐渐回暖,且化妆品企业相继扩展美国、欧洲和东南亚等新兴市场,预计2018年韩妆业绩有望逐步恢复至以往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