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露最后怎么样了 (于英生老婆韩露照片)

原创 ( 2021-05-24 02:29:41 )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杀妻”男人17载蒙冤归来:跪谢那岁月深处

17年前,安徽蚌埠原东市区(现龙子湖区)区长助理于英生因“杀妻”,被蚌埠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但于家开始漫漫申诉。直到2013年8月13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作出宣判:于英生故意杀害其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无罪释放。三个月后,杀害妻子的真凶武钦元才被捉拿归案。

于英生身陷囹圄的17年,当年年仅8岁的儿子于甸失去父母的庇佑,爷爷和外公外婆反目,年幼的他如何长大?如今真凶被抓,于英生蒙冤归来,已26岁的于甸又何去何从?

日前本刊特约记者亲赴安徽蚌埠市等地进行四天四夜实地采访,几经周折对于英生及其律师,还有真凶旧友等多名当事人进行了面对面访谈,更深入了解到冤案背后,竟折射出一抹感人至深的亲情底色——

童年的血色记忆,趟过外婆桥懵懂长大

2013年9月10日下午3点,安徽蚌淮高速公路蚌埠出口,远远的,于英生看到出口处站着不少人,他拉了拉身边哥哥于宁生的手,说:“于甸来了吗?他肯定来的吧?”于宁生说:“肯定来的,你放心!”“这是真的吗,哥?”于英生不放心,他要哥哥掐一下自己的右腿。真的!车刚停下,于英生走下车,立马在人群里寻找儿子于甸。显然,他已经认不出儿子来了。“爸——爸爸——”当这一声呼唤17年后再度响起时,于英生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一米八、长得魁梧的儿子!父子俩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此之前,于英生是2013年8月13日在安徽省高院被宣判无罪的,但他没有马上回蚌埠,而是在有关部门的安排下,在合肥科学岛专家疗养院养伤和治病,还做了一个小手术,28天后才由哥哥接回蚌埠。随后,于英生接着在人群里寻找另一个熟悉的身影。于甸说:“爸,外婆她没来,她不会来的。”于英生通过这些年频繁为他申诉的父母和哥哥得知,岳父岳母一直以来,想不通女婿为何要杀他们的女儿。虽然于英生无罪释放,可真凶没抓住,她无法释怀。

无奈,于英生只好先来到父亲的旧居——中荣街139号的一个院落。父亲于欣道早在2009年6月22日去世,为了他的事,父亲跑了整整13年,但父亲至死都没有看到他回来的那一天。房间里还有母亲去世前的照片,母亲是在他被抓入狱的那年2月因病去世的,生前是蚌埠市一政府单位的负责人。当时,他清楚记得,住进医院的一天,母亲拉着他们兄妹的手说:“记住妈的话,不管什么时候,家里平平安安比什么都好。”但母亲在天之灵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她老人家离世10个月后,她的儿子竟因涉嫌杀人被抓。

其实,17年前于英生一家让人羡慕。时年34岁的他已经从一名市委科级干部升任处级干部,并被市委定向指定5名跨世纪重点干部,任命为当时的东市区区长助理。妻子韩露年仅33岁,在蚌埠化工轻工总公司任综合科长,年轻漂亮,还是独生女。韩露的父亲韩玉书是工程师,母亲马向苏对这个宝贝女儿爱臻致极。于英生的家境同样不错,父亲是来自山东威海文登的老革命,转战南北,最终落脚蚌埠,三个孩子都很有出息。于英生和韩露是经人介绍结婚的,1988年11月儿子于甸出生,两家老人更是把于甸当作宝。可这一切,在1996年年末竟从天上掉到了地上……

这年于甸8岁。他永远记得——1996年12月2日的中午,外公韩玉书接他回家,还没进楼内,邻居就有人上来说:“你家韩露,好像煤气没关好,这楼道里全是煤气味。”韩玉书让于甸在门口等着,自己迎着刺鼻的煤气味去敲门,怎么敲都没反应,随即他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推开房门,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妈妈韩露躺在床上,床上满是鲜血,没了呼吸,外公失控地叫出声,于甸吓得大哭。邻居帮着惊魂未定的祖孙俩报了警,韩玉书颤抖着手给女婿于英生打电话。

于英生赶回家时,蚌埠市公安局中区分局刑警已到现场。于英生作为妻子死前仅有的几个接触人被警方传唤,他虽伤心欲绝,但积极配合……哪知12月12日,中区分局民警突然以涉嫌故意杀妻逮捕于英生。在接下来的审查中,于英生遭遇多人持续7天7夜疲劳审讯,最终招认“犯罪事实”。12月19日下午,警方对外宣布,杀人凶手正是与死者同床共枕的丈夫于英生。一时间,于英生杀妻全城轰动,大家纷纷议论。

而此,倍受打击的人是于甸,8岁的他得知爸爸杀了妈妈,他不相信,他问外公和外婆,这是真的吗?外公外婆流泪说不知道。但2000年10月25日,安徽蚌埠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于英生无期徒刑。于甸小小年纪并不懂得法律上的一些程序和理由,但几次庭审中,他作为重要证人,一直认为爸爸与妈妈的关系很好,出事当天早上是爸爸亲自送他到学校的。但法官并没有采纳一个8岁孩子的证言。

到2002年,由安徽省高院二审对此案作出维持原判终审裁定后,于英生被押解到阜阳监狱服刑。此后,于家一直上诉,却没能翻案。这期间,韩玉书和马向苏也为女儿讨公道,他们作为原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表,向于英生提出民事赔偿。可于英生夫妇除了位于南山路的那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外,没有任何积蓄。最终,法院将这套房子判给了两位老人。

关于于甸的监护问题,当时马向苏说:“甸甸,你爸爸做的事,由你爸爸承担,你不要为这样的爸爸难过,他罪有应得!你以后就跟外婆外公生活吧。”小小年纪的于甸被外婆接回了家,于家人没有争。

得知这些,于英生痛不欲生,他反复强调自己没有杀人,但这一切已没用。此时两家已经因为“惨烈的真相”断绝来往。而于甸作为两家唯一的纽带,他见不到爷爷,性格变得孤僻、少言……

苦难深处逆生长,冥冥中父亲向我走来

由于失去妈妈,爸爸又因“杀”妈妈被关起来了,年幼的于甸怎么也想不通,他不想上学。而同样突然失去女儿倍受打击的马向苏夫妇,也突然感到天都塌下来了。他们无法接受。但于甸欣慰的是,外婆外公虽然恨爸爸,在没有爸爸的日子里,他们从不提这事,坚持对于甸灌输正确教育,最终说服于甸重返学校。

每逢妈妈的忌日和生日时,外公和外婆总是背着他,小心翼翼地祭祀。有一年的12月2日,外公把于甸送到学校,转身回家。于甸突然想起,前一晚上做的作业本没拿,只好跟班主任请假回家拿作业本。刚走到家门口,他听到家里传来外公外婆的哭声,便呆立在门口,只听见外婆说:“露儿,今天是你离开我们6年的日子,你的儿子于甸长大了,懂事了,妈妈想说,你在那边还好吗?露儿,如果你有冤屈,你要托梦给妈妈,你一定要说,爸爸妈妈一定会为你报仇伸冤,那个人现在判下来了,你放心。露儿,爸爸妈妈都想你啊,儿子也想你,我们看得出,他很坚强,他从不在我们面前提到你,我们也不在他面前提起你的事,但他在一篇日记里写道,‘我的妈妈是天下最美的妈妈,也是最爱我的……’我和你爸都看哭了。”于甸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他推开房门冲了进去:“外婆,我不要妈妈离开我们,呜、呜……”

那一幕情景,很多年后于甸仍记忆犹新。有时他也恨爸爸,一直想去监狱亲口问问爸爸。可两边的大人都不让他去探望(后来他才知得,是爸爸不想让儿子看到冰冷的铁窗,他希望儿子的童年是阳光的)。但随着一天天长大,他冥冥之中又总觉得,爸爸不会杀妈妈的!他无数次梦见爸爸与妈妈一起来看他:

“爸爸,我见到了,爸爸,你为什么走了那么久,不和妈妈一起来看我……”于甸16岁那年夏天,他刚刚考上高中,晚上他梦到爸爸推门进来,妈妈站在一旁。爸爸对妈妈说,你看我们儿子身体就是好,晚上睡觉也不盖被子,像我。看到爸爸妈妈,于甸就哭了。小时候,爸爸妈妈每次见他哭了,就会轮流来哄他,爸爸会把他举在肩膀上,去买好吃的,妈妈也会跟着,两个人轮流推车。推着推着,他就不哭了,回来的时候早已忘了自己是为什么而哭着闹着出去的。这一次,他如法炮制,没想到不管用,爸妈很快就不见了人影,他追出去,他们跑得比飞还要快,他追不上,他回来喊外婆。结果他醒了,从床上坐起来,哭得很伤心。

这时外婆过来了,一把抱住他,“外婆的宝贝,你醒了,别哭了。走,外婆带你出去走走……”没想到,这次于甸拒绝了外婆的要求。以往,他只要闹腾,外婆这一招准灵,现在他长大了,外婆的招数不灵了,他对外婆讲要自己躺一会,静一静。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刚刚读小学二年级时,有一天爸爸送他去学校,他从口袋里翻东西时,翻出一张名片,是爸爸的名片,上面写着东市区“区长助理”。爸爸问于甸:“你到学校,拿我的名片干什么?”于甸笑而不答。爸爸接着又往他口袋里搜,发现他身上还装着妈妈韩露任职“科长”的名片。至此,爸爸就不再问于甸了,瞧他那得意和自豪的小脸上,已经得出答案。不过,一会于甸又不开心了,他说:“上一次,我拿你名片,那时你是副科长,我本想到学校去镇镇同学们。可刚一亮出,就被前排的王成夺去,他说,哎哟,还是副科长呢,可正好归我爸管。说着,王成拿出一张名片,我接过一看,赫然在目:王XX,XX局副局长。我当时就不作声了。现在爸爸当了区长助理,肯定比王成他爸要大得多了,所以……”那天爸爸还把这事跟妈妈讲了,妈妈也笑呛了。但晚饭后,他们却轮番对他进行严肃批评。那时于甸边听边眨着眼睛,似懂非懂,爸妈看了,忍不住笑翻了天。可如今一切变了!

2007年,外公的身体越来越差,经常看病吃药,再后来外婆只好把南山路上的那套老房子卖了,但也很快全部扔进医院。外公住院,外婆里里外外一把手,日子过得相当艰难。这时,于甸特别想爸爸妈妈,想爷爷和大伯。可让他心里特别难受的是,有一年,快过年的时候,外公病重,突然外面有人来敲门,“于甸、于甸,爷爷来看看你啊……”于甸也听得出,门外是大伯的声音,他带着爷爷来了。但外婆说什么不让爷爷和大伯进门。于甸透过窗户,看到外面下着好大的雪,爷爷站在雪地中,冻得浑身发抖,可外婆不让他进来。其实爸爸的事没出之前,爷爷和外公经常一起下棋、喝茶。但事发后,两家再也不来往了,那边爷爷和大伯四处去为爸爸申诉,这边外公和外婆也在上诉,他们认为是爸爸杀了妈妈,应该杀人偿命。

一边是爷爷和大伯,一边是外公和外婆,于甸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选择沉默。直到2010年外公去世,外公也没原谅爷爷一家人。从此,除了外婆,于甸不太喜欢和大家交流。很多人都说:“于甸是不是得了自闭症?”马向苏总是大声反驳:“我外孙没有自闭症!很好很健康!”于甸记得,他的童年到少年,外婆喜欢把他护在身后,在他眼里,外婆像一个勇士……

17载恩怨流转,那是最纯洁的人世悲欢

有了外婆的呵护,于甸转眼间已24岁,他原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重拾父爱。可2013年8月13日,安徽高院突然宣判:认为于英生故意杀害其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于英生无罪释放!

于甸陷入了纠结。该不该告诉外婆?那天午饭后,他对外婆坦陈了爸爸已经回到蚌埠的事,哪知外婆马向苏很激动:“我知道他无罪释放了!我打听过了,只是证据不足,不代表他不是凶手。”马向苏说着就哭了。

9月10日下午3点,安徽省蚌淮高速公路蚌埠出口,便出现本文开头一幕……于英生暂时回到哥哥家。晚上,于甸和父亲彻夜长谈,当听到岳母对儿子的苦心抚养,他对误会自己的岳母更多的是感激。父子俩觉得,唯一能回报的方式,便是打开老人的心结,找到真凶!于英生再次奔走于公安机关。父子俩决定,要打开马向苏的心结,不能让付出多年的老人含恨而终!这天开始,于英生奔走于公安,要求缉拿真正的凶手!

老天有眼,2013年10月11日,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南京市内发生一起强奸抢劫案,被抓获的嫌疑人姓武,名叫武加胜,时年32岁。在对其审讯和其留在受害人体内的DNA物质检测时,警方从全国的DNA检测库里发现,这个名叫武加胜的青年,他的DNA竟与1996年12月2日早晨,安徽蚌埠市南山路民居内“于英生杀妻案”中所发现的DNA惊人相似!也就是说,当年最具说服力的留在死者韩露体内的DNA检材应该不是于英生的,才使得于英生最终获得“疑罪从无”得以无罪释放的一个主要原因。当时,这份重要的DNA检材证据,被办案人员放置一边,并出现了一个令人荒唐的说法:其妻体内的DNA,是于英生在案发后,从附近三陪女丢弃在路边的避孕套里拿来的,以此嫁祸于人,逃避法律制裁。

但在对嫌疑人武加胜的审讯中,他否认自己去过安徽蚌埠,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按当时的年龄来算,他被抓是2013年10月,而发生在蚌埠的案子早在17年前发生,当时他年纪才15岁,在读初中,根本没作案时间!南京警方调查到武氏血脉在蚌埠有不少,但没有叫武加胜的人。民警又从三四百名35岁以上男性中进行DNA排查,最终锁定三个与南京嫌疑人武加胜相似。这三个人均在蚌埠市内,是三兄弟。11月25日DNA样本检测出来,其中武氏兄弟中的老二,时年44岁的武钦元完全吻合,其DNA生物检材与死者韩露体内的残留物DNA相似率高达99.99999%。

武钦元,当时身份为蚌埠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四小车辆”综合整治一大队大队长,三级警督。2013年11月27日武钦元被抓,当天他对发生在17年前的强奸致人死亡案如实供认:当年案发时,他是蚌埠市交警大队合同工,当时他妻子怀孕8个月,他每天在中荣街与南山路十字路口一带执勤,韩露当年33岁,漂亮知性,因一起小交通事故与执勤的武钦元相识,后对她渐生爱慕,每天注视着韩露的进进出出。韩露根本不知,一双罪恶的眼睛在时刻注视着她。

1996年12月2日早晨7点30分左右,其貌不扬,身高1.60米多点的武钦元穿着警服趁着于英生送儿子上学,韩露尚未出门之机,窜至于英生家。据其交代,当时他看到被害人穿着睡衣还在家中,心生歹意,对其实施强奸。作案过程中,武钦元用枕头捂住韩露面部,最终导致韩露死亡。案发后,他还用刀割破了受害人的颈部,皮肉呈血肉模糊状,惨不忍睹。他接着伪造盗窃(抢劫)现场,开了煤气阀门,点上蜡烛后逃离,企图煤气发生爆炸,毁灭证据。后来,随着于英生顶缸入狱,武钦元逃脱了法网。多年来,他从不喝酒,就连喝过的茶杯,都要用纸巾对杯口擦了又擦,生怕露马脚,直到验血才被抓。

2013年11月27日,杀害女儿的真凶武钦元落网,于甸第一时间告诉了外婆马向苏。12月2日,女儿韩露的忌日,马向苏来到于英生家,将女婿于英生接到自己的住处,亲手烧了一桌家乡风味的好菜,还把所有亲朋好友都请来了。那天,马向苏老人第一次端起酒杯,走到女婿面前,说:“英生,17年呀,都是一场误会,你受苦了!”于英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哽咽道:“妈,我没能守护好露露,我对不起你老人家。现在我要谢谢你,是你帮我把甸儿带大了,我吃再多的苦,看到甸儿成人了,一切都算不了什么呀!”马向苏老人赶紧扶起女婿:“男儿膝下有黄金。英生,凶手虽然被抓了,但后面申诉的路还很长呀,你一定要保重,为韩露伸冤,不然,露儿死不瞑目呀!”于英生站起来,他清楚,自己接下来的路还很长!

2014年,他在拿到17年补发的工资后,花了30多万给岳母买了一套市区的电梯房,距离他居住的地方也不远,儿子依旧陪着生死相依的外婆。这年春节于甸有了一份新工作,在民政局下属一个单位,工作当月就被单位评上了“服务明星”。这一年,于英生携岳母和儿子一起港澳游,一家人其乐融融。如今,于英生希望26岁的儿子能多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谈一场轻松的恋爱。

2015年1月5日,嫌犯武钦元在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第二天,年迈的马向苏和女婿于英生、外孙于甸来到死去的韩露坟前祭拜,让女儿泉下有知,他们祖孙三人已经回到了从前……

编辑/程龙华 周镁

更多精彩故事独家文章,请点击知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