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日记8元/橘朵9元,是谁在1688上卖化妆品?

原创 ( 2021-05-23 23:04:03 )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底层消费浪潮的阵阵涌动造就了1688的火热,但它显然成不了第二个拼多多。

文丨钟锦

“在1688上花8块钱就能get官方售价完美日记129元的同款眼影,四舍五入相当于不要钱啊!”95后小王近期从电商APP“1688”上购入了大量的彩妆产品,并将此行为称之为,消费降级下的精打细算。

完美日记8元/橘朵9元,是谁在1688上卖化妆品?

1688成年轻人消费狂欢地

像小王这样去1688“淘宝”的年轻女孩不在少数。“1688探店,眼线笔低至6毛还包邮?”“1688平价彩妆分享”“平民窟女孩的购物天堂1688”……甚至于像是小红书、微博等兴趣社区,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还专门出现了大量关于1688的分享与讨论,用于帮助“小王”们在这样一个 to B端平台上买到心仪的美妆产品。

完美日记8元/橘朵9元,是谁在1688上卖化妆品?

记者观察到,1688平台上所售卖美妆品类极其齐全,以彩妆为例,从粉底液、卸妆膏、腮红到唇膏、眉笔应有尽有,而涵盖的品牌,包括完美日记、小奥汀、橘朵、花西子等国货品牌以及too cool for school、蒂佳婷等进口美妆。

品类、品牌的多样满足了年轻人们的“淘货”心理,而低廉的价格直接给了他们完成购买行为的最后一击。记者发现,在1688平台上所售卖的美妆商品价格相当于天猫旗舰店同款商品的1-5折。相比那些苦苦熬夜守着手机,拿着计算器来薅羊毛的网购一族,不少自称“抠抠组”的后浪们在1688上直接以批发价购物似乎更加简单粗暴。

完美日记8元/橘朵9元,是谁在1688上卖化妆品?

廉价实惠的产品、社交媒体的疯狂分享种草,让1688逐渐走进了大众视野,成为年轻消费者心中的“宝藏APP”。1688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6月,美妆彩妆、日用百货等类目在平台内搜索量暴涨,其中睫毛膏6月搜索量环比上月上涨1250倍。足以看出,消费端流量正在疯狂涌入这个平台。

谁在卖?谁在买?

本质上,“1688”是阿里巴巴旗下一款B2B模式的采购网站,产品由工厂直供,覆盖原材料、美妆产品、服装服饰、小商品等16个行业大类。

作为一款以批发业务为核心的电商平台,1688上的商品在规则上不能单卖,最少3件商品起批,数量越多单价越低,部分商家也接受“混批”,而其运费按货品数量收取。整体来看,订货条件极其灵活。

完美日记8元/橘朵9元,是谁在1688上卖化妆品?

据记者了解,在1688平台上售货商家的大多是上游工厂、品牌分销商以及流通批发商,真正的品牌商家较少。

某国产美妆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品牌自进入电商这一渠道开始,也进驻了1688平台,但并不将其作为主力渠道。“我们品牌产品在1688平台上10件产品起批,当然,产品售价相对于其他渠道会低很多。”上述负责人表示,因为所经营的品牌是分销型品牌,在1688上开店可以供一些零散客户购买。

此外,据他观察,1688平台还诞生出了其他的生意模式,比如平台卖家帮助淘宝零售店一件代发,或者品牌分销商以较低的价格在1688上售卖产品,赚取品牌返点。

在买家层面,1688这一平台的顾客不止包含线上淘宝卖家及年轻消费者,线下CS渠道零售商也会在1688上拿货。上述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1688上有部分美妆产品的售价比代理商的出货价格更便宜,据他观察,少部分CS渠道老板为了节省成本,直接从1688平台上拿货出售。

由于1688想要创造自由、简单的交易环境,这也导致了平台上的卖家、买家身份鱼龙混杂,成为平台需要时刻关注的隐忧。

热潮之下暗藏隐忧

在1688走进大众视野之际,其 to B端的定位与角色也带来了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货源不明,商品难以辨别真假。

韩国彩妆品牌too cool for school相关负责人郭晖告诉记者,1688平台上所售标称too cool for school的产品其实并非中国品牌方供货,品牌未给该渠道任何授权,不能确定货品真假。

而完美日记品牌方也向记者表示,线上官方旗舰店以及线下单品牌店是品牌唯一的官方销售渠道,其品牌并没有分销渠道,在1688上售卖完美日记的卖家与品牌方没有任何合作关系。“公司一直在坚持打假,但假货仍然层出不穷。”

1688平台上的货品鱼龙混杂,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平台定位,导致商家入驻门槛低,而面对大量涌入的消费者,平台和商家显然缺少品牌产品的服务能力和品质保障。

完美日记8元/橘朵9元,是谁在1688上卖化妆品?

1688火了,未来它会发展成为一个团购平台吗?

实际上,1688发展成为团购平台的前提还需打造出吸引客流的拼团方式,这显然不符合1688自身的角色与定位,且以批发业务为核心的1688也难以提供个人买家的咨询服务。

可以说,当前1688的火热仍不足以支撑起该平台从b端到c端的转型,只能看作是该平台在消费降级趋势下的短暂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