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机构一个疗程收费上万,医生上岗培训仅需两分钟?

网友投稿 ( 2021-05-23 18:52:47 )

步骤/方法

中国保健协会减肥分会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约有1亿人“肥胖”、3亿人“超重”。2016年,全国减肥消费市场总规模预计将超过2000亿元。在以瘦为美的时代,不少人士终日高呼“要减肥”,催生当今减肥市场日渐繁荣,各个机构所用的减肥方法也五花八门,“今天减肥,明天掉重”“宝石放上,赘肉减下”“不吃药不运动,一个月能瘦40斤”,一些减肥机构对爱美人士作出如是承诺。伴随着微信等传播方式发展,越来越多的美容机构在小区内、写字楼里开展业务。记者调查发现,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减肥市场,实则乱象丛生,消费者一不留神就会踏入“健康陷阱”。

轻信“点穴”承诺 80后男子因节食进急诊

家住北京海淀区的80后王海(化名)一直为自己的体重所困扰,身高1.7米的他,体重却高居180斤。上个月经朋友推荐,王海来到位于西城区的某体重管理中心减肥。最初将信将疑的王先生,听完机构量身定制的点穴减肥后不禁动心。机构建议他办理三个疗程,每个疗程21天,折后价5600余元。

“他们的治疗方法是点穴加经络仪器,然后配合机构建议的食谱控制饮食,但每次点穴要干饿一天。”进入减重期的王海,被严令禁止吃米面等碳水化合物、不吃油炒菜不喝高汤、每餐食物尽量单一,机构的点穴师为他一周两次的点穴。而点穴之后的24小时内,完全断食,仅仅喝水,饥饿严重时以练气咽津为主。

减肥机构一个疗程收费上万,医生上岗培训仅需两分钟?

“我们的点穴,简单说,是在你的胃里形成一层保护膜气体,即使饿也不伤身,点穴后偷吃的话,胃会感觉不舒服的。”该机构督导老师如此说。一个21天的“疗程”后,王先生从90kg以每天一斤的速度狂减了20斤。王海自述每天饿到手脚没力,实在挺不住时只能掏出一块压缩饼干或充个速溶蛋花汤。在体重下降放缓进入平台期后,还没从减重的喜悦里回过神来的王海,却出现了排便严重困难和头晕等症状,随后被紧急送医治疗,医生令其立即停止节食。痛定思痛的王海悔不当初,“这重量确实是减了,但这都快把小命减没了。” 大病初愈的王海再也没有去点穴,经自身的饮食调整,体重竟也稳定保持在160斤。

疗程计费几千到上万,不退款也不签协议

记者随后探访一家类似的减肥机构,这是一家藏身于居民楼里的体重管理中心。在不到70平方米的套间里,店家摆放着五六张简易的按摩床,各床前还有一个仪器,工作人员介绍仪器是为疏通经络,用于辅助点穴。看到有人上门咨询“点穴减肥”的服务,店家热情介绍起来,“我们的点穴是中医疗法,通过点穴,促进新陈代谢,把胃变小,吃的东西就少了,还会大量消耗体内脂肪,我们群体是白领为主,都靠口碑在做。”记者询问需要多长时间能减下自己的体重,工作人员反问,“你提供的数据看,你现在就处于标准体重,那应该想达到美学体重吧。我们店1个月至少减10斤。”根据店家为记者量身定制的方案至少得3个点穴疗程,一个疗程为3周,分别用于减重,巩固和恢复。“每周2次点穴,6次点穴3000元,一共得9000元,有一定的折扣。”当记者问起退费和协议情况,得到的回答却是“中途不退款”。“会签个协议吗,不退款?”“按照我们的这本客户手册做,积极配合都会瘦下来的,要是不认,我们也干不下去啊。”店员拒绝记者拍照且带走“客户手册”。事实上,王海回忆当初缴费时,没有签协议,所有个人信息只写在了那本客户手册上。

减肥机构一个疗程收费上万,医生上岗培训仅需两分钟?

连日来,记者接连走访了多家点穴减肥机构,它们既有坐落于国贸商圈的高大上SOHO写字楼,也有隐藏在小区内专做“熟人生意”的。此类机构的收费门类繁多,除了按疗程计算外,还有按斤两计算的,如减5斤300元,减10斤500元,减15斤1000元以此类推,有的店家甚至还额外提供局部减脂,或推销相关药膏和减肥产品,额外加价从几百到上千不等。曾在一家知名连锁机构按斤减肥的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所在的机构点穴每次大概20多分钟,先用手拍打,然后用小木棍点穴。“每一次去都称体重,如果反弹就只点穴,不拍打。”陈女士说,店家并没有承诺说一定减多少,要求减肥者必须遵照食谱,“当时减了20斤后,店老板就专门请了西单店大师傅封穴,说封穴别人做不了。我有同事纯点穴的,花了好几千,管不住嘴也白瞎,钱也没法退。”

记者调查:减肥机构存在“三大乱象”

专家介绍,开展针刺、穴位埋线等减肥业务的机构,必须要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从业人员同时也要取得相关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书。使用的减肥化妆品、减肥药物等也要取得相应批准文号。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宣称有独创减肥方法的减肥机构,存在门店无资质、人员无资格、用品质量难保证三大乱象。

减肥机构一个疗程收费上万,医生上岗培训仅需两分钟?

——无资质机构从事注射减肥等业务,涉嫌非法行医。记者走访的多家减肥机构,营业执照上的登记信息多是化妆品销售。合肥市工商局人员表示,未经批准开展减肥服务,已属超范围经营。

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名为秀域的减肥机构,在全国有近1000家门店。记者在合肥一家门店内看到,该店正在推出注射肉毒素的夏季减肥套餐。记者咨询加盟、开展此类业务是否需要办证,门店工作人员表示:“只需要在工商部门备案即可,不需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人员无资格,“跑步”上岗。在秀域门店,当记者质疑为何医师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时,工作人员说,他们有公司“大学”培训的证书,“效果是一样的”。

在上海一家热门拔罐减肥机构里,店员告诉记者,她们只需要接受一个多月的培训,就可以上岗。

记者联系一家打着高科技仪器减肥招牌的机构,广告词上写着“仪器两分钟包教包会”。负责人介绍,他们的营销策略已经在多地成功复制,“两三分钟就能学会操作”。

减肥机构一个疗程收费上万,医生上岗培训仅需两分钟?

——用品质量难保证。在很多减肥机构,销售员总会大力推销“自主研发生产”的特效产品,但记者发现,许多产品没有基本的成分表,销售员也拒绝告知产品成分,称“这是公司的独家秘方,不能外传”。

还有一些产品涉嫌假冒。记者近日来到合肥市一家主打拔罐的减肥工作室,店员推荐了一款“雅姿兰闪电瘦按摩膏”。记者根据产品上标注的卫生许可证号查询发现,使用该许可证号的化妆品是一款“雅姿兰脱毛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工作人员介绍,此类脱毛产品、减肥产品都属于特殊化妆品。

业内人士解密机构减肥,实为“交钱让你管住嘴”

当人们刚刚从前几年天花乱坠的药物减肥中缓过劲,又一个猛子扎进了所谓的机构减肥的光怪陆离。并在“论肉算钱”“不吃药不减肥”“无副作用”的诱惑中,做着自己“躺着减肥”的美梦。消费者这种不愿燃烧卡路里的懒惰思维,业是推动减肥乱象丛生的诱因之一。

“除了配合还需要节食吗?”“不需要节食,但是需要控制饮食。”走访的多家减肥机构工作人员都称自家减肥期间均有食谱。“减肥期间要按饮食表来做,如果不按食谱来吃,点穴也不行。”记者发现部分机构食谱上对肉类、粥、汤、包子、猪肉等10多种食品都禁止食用,而且对早餐、午餐和晚餐都有严格的种类限制,有的店家甚至要求晚上6:00后不能再吃任何食物和喝水,吃蔬菜只能吃三种以内。“一定要严格控制喝水量,每天最多只能喝一小瓶矿泉水。”一位店员特别强调。记者反问:“人12小时不喝水,体重同样会减轻,那么在这些机构减肥和普通的节食减肥有什么区别呢?”“当然有区别,光注意饮食不通配合不到最好的减肥效果。”

减肥机构一个疗程收费上万,医生上岗培训仅需两分钟?

而一位曾经从事过中医减肥的行业内人士向记者道出了另一种说法:“无论哪种,其实交钱,更多的是让你管住嘴。”该人士认为遵照一份减肥的食谱,吃几周也会瘦的。“现在市面上无论是点穴减肥还是针灸减肥,不管采用了什么方法来减肥,归根结底都离不开一点,就是要少吃甚至不吃。”其实上这些地方去减肥,顾客大多是去寻求一个减肥的氛围,花了钱有人督促你。”他还表示,现在市面上大大小小的机构这么多,不排除有人是拿中医、机械做幌子,其实单靠控制饮食,一样可达到商家所承诺的效果。“你说是饿瘦的,还是点穴瘦的,这个东西看上去很玄的,只要人瘦了,就不用去深究原因了。”

快速减肥伤身体,莫被噱头欺骗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内分泌科医生吴晞表示,减肥市场现在流行很多“立竿见影”的减肥方法,但从医学角度来看很多都存在问题,甚至还有一定的损伤人体健康风险。比如用利尿剂、甲状腺激素等减肥的,体重确实减少了,但实质上减少的是体内的水分和肌肉组织。

减肥机构一个疗程收费上万,医生上岗培训仅需两分钟?

从事整形行业19年的解放军第一五三中心医院激光整形中心主任张歌介绍,自己处理过不少私人减肥机构的医疗事故,有吸脂类的感染、意外,有因为埋线造成组织坏死、皮下坏死的案例。“有些可以补救,有些救不了,像腰部腿部,即使治疗好了,对功能也会有长期的影响。”

减肥市场乱象丛生监管要强起来

减肥市场是一块巨大的蛋糕,难免会引来众多争食者。用淘金的心态去对待减肥市场,哪有不乱的道理?减肥“医生”两分钟速成,减肥仪器成了漫天要价的理由,门店无资质、人员无资格、用品质量难保证等,都暴露出减肥市场亟待整饬的乱象。减肥机构只要自创一套理论,就能推出一个项目,没有人去验证这套理论的科学性。对于诱人的减肥成效,顾客又往往缺乏识别能力,也不排除有人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试一试也无妨。可见,减肥市场若只存在减肥机构和顾客,监督力量这个关键第三方不在场,就等于将一群肥羊拱手交给了狼群。然而,负有监管责任的虽有三个部门,却反而让监管主体更加模糊。比如,卫生部门认为,减肥机构不属他们管,他们只管医疗机构,但减肥机构属于非医疗机构。食药监部门则认为,他们只管药品的生产和流通环节,减肥机构的药品属于内部流通,他们管不了也管不好。而工商部门则表示,减肥机构属“地下经营”,他们难以监管到位。此“九龙治水”格局,正是打击力度不足的根源所在,谁都有监督责任,但谁都有理由推卸责任,以至于当前一些地方的减肥市场出现“三不管”现象。

减肥机构一个疗程收费上万,医生上岗培训仅需两分钟?

但不管怎样,这事总得有人管,监管的空白不应长期存在。当谁都不愿牵头监管时,就不妨联合执法。总之,监管的责任单位必须明确,监管不力的责任必须追究。此外,监管难不是监管不力的理由。减肥机构藏身于小区,通过微信招揽生意,类似“地下经营”的模式固然难以监管,但也正好倒逼监管要与时俱进,要结合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更新监管策略,不能眼巴巴地看着减肥机构借由“互联网+”来非法敛财,监督手段却仍停留在“电话电报时代”。

在减肥领域里,绝不会有“产能过剩”的忧虑。这个巨大的蛋糕,被取之有道,才是消费者的福音。不管是药物减肥的泡沫破碎,还是中医减肥的神乎其神,都应该被拔掉其掺水和吹嘘的外衣。而这个动作,要用卫生和工商等行政部门用彻彻底底的市场规范举措来落在实处。

专家建议,监管部门应抓住减肥市场新特点,重视对居民楼宇、住宅小区的美容美体瘦身店进行逐户清查,并加大监管力度和巡查频率。一旦发现未依法取得相关证照擅自从事减肥服务的经营户,坚决予以清理取缔。同时加大力度监管减肥产品、仪器的质量,严厉打击虚假宣传、销售“三无”产品等违法违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