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诗兰黛集团最后两个小众香水开进北京SKP,2000元一瓶拔草吗?

网友投稿 ( 2021-05-21 03:33:49 )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继在上海开出中国首店后,6月23日,雅诗兰黛集团旗下两个奢华香氛品牌KILIAN(凯利安)和Editions de Parfums Frederic Malle(馥马尔香水出版社)实体门店也进驻北京SKP。

雅诗兰黛集团最后两个小众香水开进北京SKP,2000元一瓶拔草吗?

开业当天,小编去探了店。凯利安和馥马尔香水出版社均位于SKP一层美妆区,两店相邻,而且店面都不大。凯利安门店主要以红黑两色为主色调,香水包装以黑白方形瓶体搭配金色瓶盖和logo,有种低调奢华感,而且香水都以“一年沉迷”“黑夜魅影”“直达天堂”这种魅惑的名字命名。店员介绍,该品牌香水价位基本为50毫升2000元左右。小编试了几款香,感觉味道比较低调雅致,偏中性。除了香水,店内还有同品牌的唇膏系列。

雅诗兰黛集团最后两个小众香水开进北京SKP,2000元一瓶拔草吗?

雅诗兰黛集团最后两个小众香水开进北京SKP,2000元一瓶拔草吗?

馥马尔虽然和凯利安属同门,但无论店面还是香水风格都很不一样。馥马尔门店主要以红黑白蓝与原木元素装饰,最吸睛的是该品牌创始人Frédéric Malle亲自设计的Smelling Columns香氛探索舱。香水包装也有点类似墨水瓶的感觉,倒是颇为符合馥马尔香水出版社的定位。价位上,馥马尔和凯利安差不多,有50毫升和100毫升两种规格,价格1000多元起,最高2800元。店门口还陈列有品牌蜡烛香薰产品。

雅诗兰黛集团最后两个小众香水开进北京SKP,2000元一瓶拔草吗?

雅诗兰黛集团最后两个小众香水开进北京SKP,2000元一瓶拔草吗?

凯利安和馥马尔都属于设计师精品沙龙香。前者由轩尼诗集团继承人Kilian Hennessy于2007年创办,他将酿酒文化融入香氛,因此在凯利安的香水门店经常能见到类似酒柜一样的香水陈列柜。凯利安2016年2月被雅诗兰黛收购。据说,收购前,凯利安每年的净销售额为250万美元,但雅诗兰黛却用了约8000万美元收购了这它,可见对这个品牌的青睐。进入中国前,凯利安的门店主要分布在巴黎、纽约、伦敦、米兰、迪拜和莫斯科。产品线涵盖香水、美妆、个护、配饰手包、香薰蜡烛等。

馥马尔香水出版社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香水品牌。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它带有浓厚的文学气息,门店布置得如同一间香水实验室。这个被称为“法国殿堂级沙龙香氛”的品牌2014年为雅诗兰黛集团收购。它的奢华感在于匠心制造,据说,馥马尔的每款香水都由调香大师亲手研制,并在瓶身上签上他们的名字。

雅诗兰黛集团对这两个香水品牌的定位也截然不同:凯利安更为摩登和永恒,而馥马尔更强调专业和经典。

2019年进博会上,雅诗兰黛集团曾携这两个香水品牌首次在中国亮相,希望借助进博会的影响力,尽快将它们引入中国市场。

6月16日,这两个香水品牌登陆上海ifc国金中心精品店,开启中国之旅。雅诗兰黛集团中国区总裁樊嘉煜表示,中国是雅诗兰黛集团全球最大的国际市场,过去27年,雅诗兰黛已成功引入中国12个国际高端品牌,覆盖护肤、彩妆、香水、等各个领域。

雅诗兰黛集团有一个庞大的香水家族,他们通过收购和代理,拥有诸多大众和小众香氛品牌。中国年轻消费者这几年热捧的小众香水品牌Jo Malone London(祖·玛珑)就是雅诗兰黛集团收购的品牌之一。此外,小红书上走红的性冷淡风小众香Le Labo(香水实验室)也是雅诗兰黛集团的。

雅诗兰黛集团在高端香水领域长期布局,如今到了收获的时候。该集团2019财年年报显示,香氛部门业务增长迅速,而增长主要依靠旗下小众高端高端香氛品牌。雅诗兰黛集团强调,现在是香水业务发展为集团增长最快品类的绝佳市场机会。

祖·玛珑是雅诗兰黛集团目前运营得最为成功的小众高端香氛品牌。该品牌于2014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四年后入驻天猫。目前,祖·玛珑天猫旗舰店粉丝数已达314万。

100ml1200元的售价并没有阻挡中国消费者的购买热情,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祖·玛珑已成为中国市场上仅次于迪奥、香奈儿之后,排名第三的香氛品牌。2019年双十一期间,祖·玛珑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同比增长29.3%,成为拉动雅诗兰黛集团当季业绩的主力贡献品牌之一。

从小众走向大众,祖·玛珑的崛起是小众香氛需求急速增长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小众高端香氛成为香饽饽,奢侈品和美妆行业巨头都在争相通过收购布局这一市场。2018年,LVMH集团收购并重启了法国小众高端香氛品牌Jean Patou。2019年,欧莱雅集团则从娇韵诗手中收购Mugler和Azzaro两个设计师香氛品牌,以巩固其依靠欧珑在小众香水市场打下的江山。

凯利安和馥马尔是雅诗兰黛集团旗下小众香氛品牌中最后被引入中国的两个品牌,透过其高端定位不难看出,雅诗兰黛是在为进一步夯实在华高端美妆布局加码。

受疫情冲击,今年以来,雅诗兰黛集团业绩遭受重创。据雅诗兰黛集团最新公布的财报,2020财年第三财季(截至2020年3月31日),销售额同比下滑11%至33.5亿美元,净利润亏损6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5.55亿美元的净利相去甚远。虽然业绩萎缩主要源于彩妆销售持续疲软,但香水业务线中,高速增长的祖·玛珑也出现了销售额下滑,这一现象值得雅诗兰黛集团警醒。

在这一背景下,凯利安和馥马尔这类小众、客单价高的奢华香氛品牌入华,或许将成为祖·玛珑之后,拉动香水业务在逆势中增长的新亮点。

孔瑶瑶/文并摄